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蔡依不是林 Miss 10

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女博士。

 
 
 
 
 

日志

 
 

【W.H.Auden】All I Have is Voice【密斯一零分享】  

2012-01-06 12:05:58|  分类: ----输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W.H.Auden】All I Have is Voice【密斯一零分享】 - 密斯一零 - 密斯一零漂流记

 
September 1 1939 【By W.H.Auden】

I sit in one of the dives
On Fifty-second Street
Uncertain and afraid
As the clever hopes expire
Of a low dishonest decade:
Waves of anger and fear
Circulate over the bright
And darkened lands of the earth,
Obsessing our private lives;
The unmentionable odour of death
Offends the September night.


Accurate scholarship can
Unearth the whole offence
From Luther until now
That has driven a culture mad,
Find what occurred at Linz,②
What huge imago ③  made
A psychopathic god:
I and the public know
What all school children learn,
Those to whom evil is done
Do evil in return.


Exiled Thucydides ④  knew
All that a speech can say
About Democracy,
And what dictators do,
The elderly rubbish they talk
To an apathetic grave;
Analysed all in his book,
The enlightenment driven away,
The habit-forming pain,
Mismanagement and grief:
We must suffer them all again.


Into this neutral air
Where blind skyscrapers use
Their full height to proclaim
The strength of Collective Man,
Each language pours its vain
Competitive excuse:
But who can live for long
In an euphoric dream;
Out of the mirror they stare,
Imperialism's face
And the international wrong.
Faces along the bar
Cling to their average day:
The lights must never go out,
The music must always play,
All the conventions conspire
To make this fort assume
The furniture of home;
Lest we should see where we are,
Lost in a haunted wood,
Children afraid of the night
Who have never been happy or good.

The windiest militant trash
Important Persons shout
Is not so crude as our wish:
What mad Nijinsky ⑤⑥ wrote
About Diaghilev
Is true of the normal heart;
For the error bred in the bone
Of each woman and each man
Craves what it cannot have,
Not universal love
But to be loved alone.

From the conservative dark
Into the ethical life
The dense commuters come,
Repeating their morning vow;
"I *will* be true to the wife,
I'll concentrate more on my work,"
And helpless governors wake
To resume their compulsory game:
Who can release them now,
Who can reach the deaf,
Who can speak for the dumb?

All I have is a voice
To undo the folded lie,
The romantic lie in the brain
Of the sensual man-in-the-street
And the lie of Authority
Whose buildings grope the sky:
There is no such thing as the State
And no one exists alone;
Hunger allows no choice
To the citizen or the police;
We must love one another or die.

Defenceless under the night
Our world in stupor lies;
Yet, dotted everywhere,
Ironic points of light
Flash out wherever the Just
Exchange their messages:
May I, composed like them
Of Eros and of dust,
Beleaguered by the same
Negation and despair,
Show an affirming flame.

译文:

我坐在一家下等酒吧里,
在第五十二街上,
犹豫不决,满心担忧,
那些聪明的希望吐出
这卑下的虚伪的十年:
愤怒和恐惧的电波
在这地球上光明的
和黑暗的土地上传送,
将我们的私生活扰乱;
死亡那不便提及的气味
在伤害九月的夜晚。

精湛的学问能够
揭示出全部的伤害,
从路德直到如今,
把文化逼得疯狂,
发现在林茨发生的事,
巨大的心像造就了
一个精神变态的神:
我和公众全都知道
所有学童所学的内容,
受到邪恶打击的人
定会以邪恶相报。

流亡的修昔底德知道
语言所能够道出的
关于democracy的一切,
以及独裁者的欲为,
他们谈论着陈词滥调,
面对一座冷漠的坟墓;
他的书中分析过的一切,
被带走的启蒙运动,
那习惯性的疼痛,
管理不善以及悲伤:
我们全得再度忍受。

这中立的空气中,
眼瞎的摩天大楼利用
它们充足的高度宣布
集体的人的力量,
每种语言都抛出无效的
有竞争力的理由:
但谁能长久地生活
于一个欢娱的梦境;
自这镜中他们看着
帝国主义的面孔
和那国际性的错误。

酒吧里的张张面孔
墨守他们寻常的一日:
灯光必须一直照耀,
音乐必须永远演奏,
所有的人在共同密谋,
要让这个堡垒接纳
家庭里常用的家具;
以免我们知道身在何处,
迷失于有鬼的树林,
害怕黑夜的孩子们
从未有过幸福或欢欣。

最强风的军事垃圾
被重要人物们抛出
不似我们所想得粗鲁:
疯子尼任斯基关于
佳吉列夫所写的一切,
适用于正常的心灵;
每一个女人和男人
骨头里繁殖的谬误
渴求无法获得的东西,
不是普遍存在的爱,
而是孤身一人地被爱。

自那保守的黑暗
向着伦理的生活,
稠密的乘客在运动,
重复着早晨的誓言,
“我将忠实于妻子,
我将更认真地工作。”
无能的领导者也醒来,
为了继续必须的游戏:
谁能此时释放他们,
谁能够让聋子听见,
谁能够替哑巴说话?

我全部的所有是声音,
以翻开折叠的谎言,
有情有欲的普通人
大脑中浪漫的谎言,
以及权威们的谎言,
权威们的楼耸入云天:
世上没有国家这东西,
也无一人孤独地存在;
饥饿不允许选择,
无论对于公民还是警察;
我们必须相爱或者死去。

黑夜里没有设防,
我们的世界在昏睡;
然而,有斑点的各处,
灯光那讽刺的光点
在闪烁,而正义
在交换它们的消息:
我,与爱神与灰尘
在构成上一模一样,
四面八方堆积着
同样的虚无和绝望,
愿我亮起肯定的光芒。

 

注释:
①1939年9月1日,二战爆发的日子。
②林茨,Linz,布罗茨基在《析奥登的〈1939年9月1日〉》中这样解释:“林茨是奥地利的一个城镇,是阿道夫?希特勒(当时他名叫阿道夫?辛克尔格鲁伯)度过童年的地方;也就是说,他在那里念完中学,形成世界观,等等。”奥登显然并不太认可中学所传授的“精湛的知识”,在下面的诗句中,奥登把这种知识称为“施以邪恶”。奥登甚至认为正是这种邪恶的知识让德国(“一种文化”)发疯,并造成了二战。
③心像,即拉丁文imago,弗洛伊德所使用的精神分析概念,1912年,弗洛伊德创办《Imago》杂志。指“他者”(一般是父亲)在“自我”这里形成的形象。按照拉康的解释,这一阶段是母亲形象占主导位置的“镜像阶段”之后的“象征阶段”,心像(父亲的形象)让儿童进入象征秩序,即语言的秩序和父亲的秩序,简单点说,就是社会权力秩序。奥登认为,林茨期间,不在身边的父亲形象加上中学邪恶的知识造就了后来的精神变态的希特勒。
④修昔底德,Thucydides,(约前471~约前400),古希腊历史学家。雅典人。流传至今的编年体记事史书《伯罗奔尼撒战争史》(8卷)是他用30余年时间编写的一部未完成之作。在这一段里,奥登“在追寻当代弊端的源头”(布罗茨基语),修昔底德所面临的问题生活在当代的人依然需要面对。
⑤⑥尼金斯基,(Vaslav Fomich Nijinsky,1890年3月12日——1950年4月8日),芭蕾舞演员和舞蹈动作设计者。生于乌克兰。祖先是波兰人。在巴黎走红。当时他是巴黎俄罗斯芭蕾舞剧团中的明星。谢尔盖?迪亚吉列夫该剧团的组织者。迪亚吉列夫发现了尼金斯基,后来爱上了他。但当尼斯基与别人结婚后,迪亚吉列夫终止了与尼金斯基的合同,此后尼金斯基精神失常。

【W.H.Auden】All I Have is Voice【密斯一零分享】 - 密斯一零 - 密斯一零漂流记


后记:

发现这首诗,是在一部名为《Tuesdays with Morrie》的电影中。主角是一位身患顽疾的老教授。他在最后的生命里教会了学生,生命的价值与爱。在迈向死亡的过程中,他还事先给自己办了一场葬礼,当他在葬礼上用低沉的声音吟诵出"All I have is a voice......to undo the folded lie,the romantic lie in the brain......of the sensual man-in-the-street.....” 我被打动了。从那双睿智的深刻的眼中,我看见了西方文化的精华部分。这,才是真正的西方文化。只可惜泛滥四海的却是西方文化的糟粕。我想,罪不在文化自身,罪在群众没有鉴定的眼光和挑选的品味。过去我对西方文化的了解太肤浅,其实西方流行文化,并不等同于西方经典文化。看来下一份给自己的功课是:恭敬地谦卑地好好地重新认识西方文化。

这首新诗的作者是谁呢?网上搜集来的资料显示:奥登似乎是第一位出生在20世纪的诗人。他在英国出生,1946年加入美国国籍。移居美国在现代来说不是什么大事,但从上个世纪的学术艺术角度却是个重要的社会学指标。因为在19世纪英国人移居美国那是不可想象的事。正如庞德所说,艾略特要想搞艺术创作就必须到英国、到欧洲去。这里说过的好几位,包括庞德与艾略特、叶兹等都长期居留在英,艾最终还加入了英国国籍。奥登于1946年加入美国国籍不能不说是个象征。 

奥登被认为是近代最伟大的三个英语诗人之一(其它2位应该是叶兹与艾略特)。他曾是个马克思主义信仰者,不是党员,在抗日战争期间还来到中国,见过周恩来与蒋介石,还为这写过一本专门的诗集。内容都是描写中国战场的,语言有些无产阶级视角。他参加了西班牙内战的国际纵队。但之后他皈依了基督教,并成为美国人。

从奥登的文字里,我看到上个世纪的西方社会,也曾经散发理想的光芒,释放真善美的讯息。只是盛极必衰,或许是现实人间的恒常道理。

让我们一起读些好的作品吧。不管东方西方,都有被时间淬炼过的经典。
难得来到这人世走一遭,不读经典,就好比深入宝山空手归。

人生价值的确立,从阅读经典作品开始。


 

【W.H.Auden】All I Have is Voice【密斯一零分享】 - 密斯一零 - 密斯一零漂流记

 

 

  评论这张
 
阅读(108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